LP圣戈当斯区大街小巷特色小吃

HJC黄金城 · 2022-02-08 ·

  成立于2019年7月的马记永牛肉牛肉面,正在被民营企业相继争抢。元气森林创办人唐彬森的太空人民营企业率先筹资魔鬼轮,给出了1亿估值水平,在后几轮股权融资中,太空人民营企业、险峰长青、凯辉基金、Caquet民营企业均有筹资。据晚点LastPost报道,红杉民营企业中国在近期给了马记永估值水平10亿以上的股权投资意向书。

  另外两家牛肉面馆也颇受关注。今年4月,陈香贵完成魔鬼轮股权融资,股权投资机构为源代码民营企业,近期其正以10亿的估值水平寻求股权融资;张娜拉亦于4月获得金沙江创投和顺为民营企业的魔鬼轮股权投资,正计划以6000万美金(约合3.9亿人民币)的估值水平进行新一轮股权融资。

  西宁牛肉面虽为“台北第一枚”,但向来是餐饮业领域“有产品种类无国际品牌”的代表。过去几十年,西宁牛肉面馆在全国“四处开花”,但几乎没一间叫得上名的国际品牌。而这一轮牛肉面风口,创业团队者正打着国际品牌连锁的名号,在一二线城市meetings跑马。

  VC不只圣戈当斯区了牛肉面,也对炸串、烧烤等特色小吃倍加留意。今年以来,热卤国际品牌盛香亭、炸串国际品牌DHT1炸串、重庆面馆遇见干面等各地特色小吃国际品牌,均获得了头部VC千万元以上股权融资。

  特色小吃此前一直被民营企业忽视,如今却一跃成为VC的“座上宾”,地位发生大转变。特色小吃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?此轮股权投资热潮,究竟在投什么?

  据餐饮业业内人士向红餐网透漏,未来每月至少会有70-80家西宁牛肉面馆开出,北京内环以内每一间购物中心至少有一个西宁牛肉面国际品牌。

  走进北京徐汇万科中心马记永店面,这里天蓝色色调的看板、浅淡绿桌椅、精致小巧的醋碟和水杯,无不透漏着清爽的风格。

  在店面一侧,后厨以橱窗形式呈现在客户面前:揉面、溜条、牛肉面、煮面、特色小吃等,各个环节排成一排,井然有序,上方还有文字说明,清晰展示一杯面的制作过程。

  点菜是图形界面二维码形式,一大碗牛肉面,用天蓝色底色的青花瓷碗标准化盛放,特色小吃则放在木质小托盘中,其风格全然没街边苍蝇肉包的粗放。不论是家装、布局,还是蒸好、菜色,都能窥见店员对“颜值”的讲究。

  与马记永同一时间的网红牛肉面馆陈香贵、张娜拉,也长着相似的面孔。她们都有明晃晃的店面看板、浅淡绿的家装色调,以及考究的蒸好。若是忽略国际品牌logo,光从外表评判,甚至难以窥见三家有什么相同。

  与许多餐饮业创业团队者相同的是,这批牛肉面国际品牌创办人都十分低调。尽管公司已经估值水平上亿,但鲜有媒体公开露面。据时代周报记者透漏,她们多次致电马记永,均被拒绝接受采访。

  张娜拉创办人陈杰同时也是觅姐奶茶国际品牌创办人。她曾是国家女子摔跤队队员,退役后开过咖啡店、速食店,还做过送餐。

  2017年,陈杰在北京成立觅姐奶茶,起初只想做些副业,为奶茶店面做送餐服务。但服务过程中,她发现,若是没标准化的送餐国际品牌,环境、口味、菜谱质量都很难把握。

  而当时,全国有8万多家奶茶店面,却只有杨国福、张亮奶茶等几家连锁国际品牌,并且她们家装简陋,菜谱较单一。“它们只是有规模,并没形成自己的国际品牌。”陈杰曾对柴火网透漏。

  于是,她找来许多麻辣烫店员,帮她们进行店面“改头换面”的工作,挂上标准化的看板、装饰小清爽门面、换上一致的菜谱、提供相同的营运管理。

  在张娜拉牛肉面馆里,这样的经营思想还在延续——打造国际品牌IP,快速展店并标准化营运管理。

  马记永、陈香贵也在抓紧meetings跑马。截止5月8日,大众点评显示,陈香贵已开张店面有24家,“仍未开张”店面45家;马记永已开张店面19家,仍未开张店面29家;张娜拉已开张店面共4家,仍未开张店面30家。

  在人们过往的印象里,牛肉面馆以麻辣烫居多,她们的座位永远拥挤、图形界面总是油腻,就连纸巾也是薄而粗糙。而这届牛肉面馆,用“国际品牌”、“连锁”的标签,让一杯牛肉面提高了身价。

  牛肉面圈的股权投资已经达成了这样的一致意见:2020年,在速食特色小吃产品种类中,日本和美国的品牌化率均超过55%,而我国还不到8%。作为“台北第一枚”的西宁牛肉面,在国际品牌品牌化上空间巨大,由此它站上风口浪尖,接受民营企业的追捧。

  2017年,袁泽陆拿着2000万,离开上一间创业团队公司,准备酝酿下一次创业团队。

  上一个创业团队国际品牌“西少爷”没能实现“万店连锁”的目标,袁泽陆不甚甘心。他在10个月时间里旅途了十几万公里,也把中国大大小小的连锁店走了个遍。

  吃了很多华莱士、绝味鸭脖、周黑鸭以后,他越来越发觉,社会财富的密码是如此相通。揭开连锁店的面具,底层都一样:不论是鸭脖、速食还是鸡排,都属于重口味、炸蛋白质类食品,消费遍布全国、店面操作极简、性价比极高。

  循着这个规律,他在旅途结束后开启了第二次创业团队,也将目光放在了一个新产品种类——炸串上。炸串产品“老少咸宜”,可横跨数个城市,时段覆盖中午到凌晨,营业时间长、就餐场景便利,是品牌化的优质目标。

  他创立了DHT1炸串国际品牌,顶着“国潮”的帽子在商圈中快速展店,并出钱投放抖音、小红书等线个月内,DHT1炸串完成两轮近1亿股权融资,其中A轮由畅快民营企业领投、元禾圆心跟投,A+轮由华映民营企业领投、畅快民营企业和元禾圆心跟投。

  同样驶入民营企业快车道的,还有号称“特色小吃届迪士尼”的文和友。但和DHT1炸串相同的是,文和友创办人文宾是从街边做起,一点点发展壮大。

  文宾的社会财富故事始于和街边摊主杨干军的结识。彼时文宾还在卖排骨,杨干军也在售卖炸串,他俩副业蒸蒸日上,但都在为“做大做强”而焦虑。

  “一定要有自己的国际品牌。”他俩的一致意见越来越强,决定合伙单干。2011年,她们盘下了一个10平方米的小店,取名“文和友老衡阳腌制社”,主打衡阳怀旧情怀。

  腌制社生意越做越大,他俩的野心也变大了,她们积累了资金后,又孵化出龙虾馆、面包、面点等数个特色小吃国际品牌,亦收购了湘春酒家等衡阳老国际品牌。

  文和友成了“特色小吃综合商城”,除了自家国际品牌,文和友还邀请了很多其他商家入驻,如文记壹心鸡、大利来猪扒包、小罗臭豆腐等,这些店或许味道不是当地最优,但一定长着“网红”面孔,自带话题度,能为文和友带来高流量。

  2019年,文和友将衡阳海信的龙虾馆升级为“超级文和友”,吸引了几十家商户入驻。据当时媒体报道,排队的食客从中午等到晚上,都在拍照打卡。

  2021年,深圳文和友开张时,引来6万人排队,网红奶茶被炒出三百元一杯的天价,更有交警紧急喊话提醒。

  当特色小吃沾上“网红”、“平台”标签,其估值水平也水涨船高。据36氪报道,文和友已于近期获得B轮股权融资,股权投资方为红杉中国基金、IDG、华平民营企业,金额为5亿人民币。据接近文和友的消息人士透漏,该轮文和友估值水平超过100亿人民币。

  今年四月起,除了DHT1炸串、文和友以外,热卤国际品牌盛香亭、重庆面馆遇见干面等,均获得千万元以上股权投资,其资方也均是头部知名机构。不论是股权投资频率还是股权投资金额,都达到历年新高。

  据国内某一线基金消费股权投资人张一帆向投中网透漏,中腰部股权投资机构已经“卷”不进特色小吃连锁国际品牌赛道,很多被迫退出,更有机构不惜豪掷千金,只为换取少数股份,沾上明星项目的光。

  据铅笔道此前透漏,头部机构相对矜持,她们善用频繁沟通的方式,强调能为企业带来的资源禀赋、服务加成。一些中腰部机构为了“喝口汤”,股权投资人不惜飞到创办人身边,密切跟踪股权融资进展,更有机构拿出“卷王”姿态,用更高的价格、更优越的条件从竞对手中争抢项目。

  在互联网流量见顶的市场环境下,从前冷门的特色小吃赛道,被捧成了民营企业市场的“香饽饽”。然而,特色小吃网红向来红得快,翻车也快,此轮特色小吃风口能刮多久?

  2012年,互联网行业出身的赫畅创立了“黄太吉”餐饮业国际品牌。在大街小巷充斥着不超过10块、边吃边走、塑料或纸袋包装的煎饼摊中,黄太吉以精美的包装,以及“豪车送煎饼”、“美女老板娘”等热门营销事件脱颖而出。

  2014至2017年,赫畅本人频繁出现在创业团队邦、爱黑马等媒体的互联网大会上,以“互联网国际品牌创办人”身份致辞。在赫畅的设想里,煎饼只是载体,互联网才是这门生意的精髓。

  “互联网思维”指导着黄太吉一年内开发了数十个产品线,甚至自建技术团队,开发送餐平台,意图重构餐饮业供应链。

  但同时,大众点评上铺天盖地的差评早已动摇了黄太吉根基。类似“价格高、味道差、不如买个街边”的评论占比高达60%,劝退了大部分食客。

  2019年,“黄太吉”主体公司畅香利泰(北京)餐饮业管理有限公司因拖欠供货商83万元货款被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,宣告了这个曾经辉煌的餐饮业国际品牌的落幕。

  2014年11月13日,宋鑫在网上发了《西少爷赖账,众筹的钱该怎么讨回来?》的公开信,给如日中天的西少爷抹上一笔浓重的黑暗色彩,此后,创办人与联合创办人之间上演了旷日持久的“兄弟反目,为钱翻脸”的狗血剧情,也让西少爷国际品牌急转直下。

  西少爷是由互联网出身的孟兵与几个朋友一起创立,在创业团队之初,她们颇懂营销,袁泽陆更是以一篇《我为什么辞职卖肉夹馍?》的软文一炮而红,引得西少爷日销肉夹馍过万个。

  孟兵也以互联网创业团队明星姿态频繁登上各大媒体,讲述艰辛创业团队故事,很快便为西少爷拉来数千万股权投资。

  但这样的风光只持续了一年多。随着股东内讧,西少爷一系列问题也集中爆发。剥去光鲜的营销外衣后,大众点评上“分量少”、“口味


上一篇:夏天这些颇受旁人钟爱的大街小巷甜品美味又可口你讨厌吃别的呢?

下一篇:让父母享用柬埔寨大街小巷甜品你花10两分钟就能努力做到不该试一试吗?

相关文章

让父母享用柬埔寨大街小巷甜品你花10两分钟就能努力做到不该试一试吗?
让父母享用柬埔寨大街小
LP圣戈当斯区大街小巷特色小吃
LP圣戈当斯区大街小巷特色
夏天这些颇受旁人钟爱的大街小巷甜品美味又可口你讨厌吃别的呢?
夏天这些颇受旁人钟爱的
“大街小巷甜品迎宋干”——2021年马来西亚泼水节公益活动暨
“大街小巷甜品迎宋干”

LP圣戈当斯区大街小巷特色小吃

作者: admin 来源:HJC黄金城 发布时间:2022-02-08 21:20

  成立于2019年7月的马记永牛肉牛肉面,正在被民营企业相继争抢。元气森林创办人唐彬森的太空人民营企业率先筹资魔鬼轮,给出了1亿估值水平,在后几轮股权融资中,太空人民营企业、险峰长青、凯辉基金、Caquet民营企业均有筹资。据晚点LastPost报道,红杉民营企业中国在近期给了马记永估值水平10亿以上的股权投资意向书。

  另外两家牛肉面馆也颇受关注。今年4月,陈香贵完成魔鬼轮股权融资,股权投资机构为源代码民营企业,近期其正以10亿的估值水平寻求股权融资;张娜拉亦于4月获得金沙江创投和顺为民营企业的魔鬼轮股权投资,正计划以6000万美金(约合3.9亿人民币)的估值水平进行新一轮股权融资。

  西宁牛肉面虽为“台北第一枚”,但向来是餐饮业领域“有产品种类无国际品牌”的代表。过去几十年,西宁牛肉面馆在全国“四处开花”,但几乎没一间叫得上名的国际品牌。而这一轮牛肉面风口,创业团队者正打着国际品牌连锁的名号,在一二线城市meetings跑马。

  VC不只圣戈当斯区了牛肉面,也对炸串、烧烤等特色小吃倍加留意。今年以来,热卤国际品牌盛香亭、炸串国际品牌DHT1炸串、重庆面馆遇见干面等各地特色小吃国际品牌,均获得了头部VC千万元以上股权融资。

  特色小吃此前一直被民营企业忽视,如今却一跃成为VC的“座上宾”,地位发生大转变。特色小吃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?此轮股权投资热潮,究竟在投什么?

  据餐饮业业内人士向红餐网透漏,未来每月至少会有70-80家西宁牛肉面馆开出,北京内环以内每一间购物中心至少有一个西宁牛肉面国际品牌。

  走进北京徐汇万科中心马记永店面,这里天蓝色色调的看板、浅淡绿桌椅、精致小巧的醋碟和水杯,无不透漏着清爽的风格。

  在店面一侧,后厨以橱窗形式呈现在客户面前:揉面、溜条、牛肉面、煮面、特色小吃等,各个环节排成一排,井然有序,上方还有文字说明,清晰展示一杯面的制作过程。

  点菜是图形界面二维码形式,一大碗牛肉面,用天蓝色底色的青花瓷碗标准化盛放,特色小吃则放在木质小托盘中,其风格全然没街边苍蝇肉包的粗放。不论是家装、布局,还是蒸好、菜色,都能窥见店员对“颜值”的讲究。

  与马记永同一时间的网红牛肉面馆陈香贵、张娜拉,也长着相似的面孔。她们都有明晃晃的店面看板、浅淡绿的家装色调,以及考究的蒸好。若是忽略国际品牌logo,光从外表评判,甚至难以窥见三家有什么相同。

  与许多餐饮业创业团队者相同的是,这批牛肉面国际品牌创办人都十分低调。尽管公司已经估值水平上亿,但鲜有媒体公开露面。据时代周报记者透漏,她们多次致电马记永,均被拒绝接受采访。

  张娜拉创办人陈杰同时也是觅姐奶茶国际品牌创办人。她曾是国家女子摔跤队队员,退役后开过咖啡店、速食店,还做过送餐。

  2017年,陈杰在北京成立觅姐奶茶,起初只想做些副业,为奶茶店面做送餐服务。但服务过程中,她发现,若是没标准化的送餐国际品牌,环境、口味、菜谱质量都很难把握。

  而当时,全国有8万多家奶茶店面,却只有杨国福、张亮奶茶等几家连锁国际品牌,并且她们家装简陋,菜谱较单一。“它们只是有规模,并没形成自己的国际品牌。”陈杰曾对柴火网透漏。

  于是,她找来许多麻辣烫店员,帮她们进行店面“改头换面”的工作,挂上标准化的看板、装饰小清爽门面、换上一致的菜谱、提供相同的营运管理。

  在张娜拉牛肉面馆里,这样的经营思想还在延续——打造国际品牌IP,快速展店并标准化营运管理。

  马记永、陈香贵也在抓紧meetings跑马。截止5月8日,大众点评显示,陈香贵已开张店面有24家,“仍未开张”店面45家;马记永已开张店面19家,仍未开张店面29家;张娜拉已开张店面共4家,仍未开张店面30家。

  在人们过往的印象里,牛肉面馆以麻辣烫居多,她们的座位永远拥挤、图形界面总是油腻,就连纸巾也是薄而粗糙。而这届牛肉面馆,用“国际品牌”、“连锁”的标签,让一杯牛肉面提高了身价。

  牛肉面圈的股权投资已经达成了这样的一致意见:2020年,在速食特色小吃产品种类中,日本和美国的品牌化率均超过55%,而我国还不到8%。作为“台北第一枚”的西宁牛肉面,在国际品牌品牌化上空间巨大,由此它站上风口浪尖,接受民营企业的追捧。

  2017年,袁泽陆拿着2000万,离开上一间创业团队公司,准备酝酿下一次创业团队。

  上一个创业团队国际品牌“西少爷”没能实现“万店连锁”的目标,袁泽陆不甚甘心。他在10个月时间里旅途了十几万公里,也把中国大大小小的连锁店走了个遍。

  吃了很多华莱士、绝味鸭脖、周黑鸭以后,他越来越发觉,社会财富的密码是如此相通。揭开连锁店的面具,底层都一样:不论是鸭脖、速食还是鸡排,都属于重口味、炸蛋白质类食品,消费遍布全国、店面操作极简、性价比极高。

  循着这个规律,他在旅途结束后开启了第二次创业团队,也将目光放在了一个新产品种类——炸串上。炸串产品“老少咸宜”,可横跨数个城市,时段覆盖中午到凌晨,营业时间长、就餐场景便利,是品牌化的优质目标。

  他创立了DHT1炸串国际品牌,顶着“国潮”的帽子在商圈中快速展店,并出钱投放抖音、小红书等线个月内,DHT1炸串完成两轮近1亿股权融资,其中A轮由畅快民营企业领投、元禾圆心跟投,A+轮由华映民营企业领投、畅快民营企业和元禾圆心跟投。

  同样驶入民营企业快车道的,还有号称“特色小吃届迪士尼”的文和友。但和DHT1炸串相同的是,文和友创办人文宾是从街边做起,一点点发展壮大。

  文宾的社会财富故事始于和街边摊主杨干军的结识。彼时文宾还在卖排骨,杨干军也在售卖炸串,他俩副业蒸蒸日上,但都在为“做大做强”而焦虑。

  “一定要有自己的国际品牌。”他俩的一致意见越来越强,决定合伙单干。2011年,她们盘下了一个10平方米的小店,取名“文和友老衡阳腌制社”,主打衡阳怀旧情怀。

  腌制社生意越做越大,他俩的野心也变大了,她们积累了资金后,又孵化出龙虾馆、面包、面点等数个特色小吃国际品牌,亦收购了湘春酒家等衡阳老国际品牌。

  文和友成了“特色小吃综合商城”,除了自家国际品牌,文和友还邀请了很多其他商家入驻,如文记壹心鸡、大利来猪扒包、小罗臭豆腐等,这些店或许味道不是当地最优,但一定长着“网红”面孔,自带话题度,能为文和友带来高流量。

  2019年,文和友将衡阳海信的龙虾馆升级为“超级文和友”,吸引了几十家商户入驻。据当时媒体报道,排队的食客从中午等到晚上,都在拍照打卡。

  2021年,深圳文和友开张时,引来6万人排队,网红奶茶被炒出三百元一杯的天价,更有交警紧急喊话提醒。

  当特色小吃沾上“网红”、“平台”标签,其估值水平也水涨船高。据36氪报道,文和友已于近期获得B轮股权融资,股权投资方为红杉中国基金、IDG、华平民营企业,金额为5亿人民币。据接近文和友的消息人士透漏,该轮文和友估值水平超过100亿人民币。

  今年四月起,除了DHT1炸串、文和友以外,热卤国际品牌盛香亭、重庆面馆遇见干面等,均获得千万元以上股权投资,其资方也均是头部知名机构。不论是股权投资频率还是股权投资金额,都达到历年新高。

  据国内某一线基金消费股权投资人张一帆向投中网透漏,中腰部股权投资机构已经“卷”不进特色小吃连锁国际品牌赛道,很多被迫退出,更有机构不惜豪掷千金,只为换取少数股份,沾上明星项目的光。

  据铅笔道此前透漏,头部机构相对矜持,她们善用频繁沟通的方式,强调能为企业带来的资源禀赋、服务加成。一些中腰部机构为了“喝口汤”,股权投资人不惜飞到创办人身边,密切跟踪股权融资进展,更有机构拿出“卷王”姿态,用更高的价格、更优越的条件从竞对手中争抢项目。

  在互联网流量见顶的市场环境下,从前冷门的特色小吃赛道,被捧成了民营企业市场的“香饽饽”。然而,特色小吃网红向来红得快,翻车也快,此轮特色小吃风口能刮多久?

  2012年,互联网行业出身的赫畅创立了“黄太吉”餐饮业国际品牌。在大街小巷充斥着不超过10块、边吃边走、塑料或纸袋包装的煎饼摊中,黄太吉以精美的包装,以及“豪车送煎饼”、“美女老板娘”等热门营销事件脱颖而出。

  2014至2017年,赫畅本人频繁出现在创业团队邦、爱黑马等媒体的互联网大会上,以“互联网国际品牌创办人”身份致辞。在赫畅的设想里,煎饼只是载体,互联网才是这门生意的精髓。

  “互联网思维”指导着黄太吉一年内开发了数十个产品线,甚至自建技术团队,开发送餐平台,意图重构餐饮业供应链。

  但同时,大众点评上铺天盖地的差评早已动摇了黄太吉根基。类似“价格高、味道差、不如买个街边”的评论占比高达60%,劝退了大部分食客。

  2019年,“黄太吉”主体公司畅香利泰(北京)餐饮业管理有限公司因拖欠供货商83万元货款被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,宣告了这个曾经辉煌的餐饮业国际品牌的落幕。

  2014年11月13日,宋鑫在网上发了《西少爷赖账,众筹的钱该怎么讨回来?》的公开信,给如日中天的西少爷抹上一笔浓重的黑暗色彩,此后,创办人与联合创办人之间上演了旷日持久的“兄弟反目,为钱翻脸”的狗血剧情,也让西少爷国际品牌急转直下。

  西少爷是由互联网出身的孟兵与几个朋友一起创立,在创业团队之初,她们颇懂营销,袁泽陆更是以一篇《我为什么辞职卖肉夹馍?》的软文一炮而红,引得西少爷日销肉夹馍过万个。

  孟兵也以互联网创业团队明星姿态频繁登上各大媒体,讲述艰辛创业团队故事,很快便为西少爷拉来数千万股权投资。

  但这样的风光只持续了一年多。随着股东内讧,西少爷一系列问题也集中爆发。剥去光鲜的营销外衣后,大众点评上“分量少”、“口味

HJC黄金城Copyright © 2021-2022 HJC黄金城-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